彼岸玫瑰

现吃漫威,全职,魔道,第五人格。跨圈严重,欢迎勾搭。
已关注大大无限,安利闺蜜渲以。
一个不算文手日常写文自慰的中学生

【冬兵x九头蛇医生你】心存善念 1

私设:你是冰霜巨人和火焰巨人(瞎搞~)的后裔,能力文中写明。

私设2:部分篡改原著,你的名字叫  Kayla .

应该算包X你?谁知道。
总之,新人发文,大佬勿喷嗷嗷谢谢(*°∀°)=3

九头蛇的基地是一个通讯不方便的发霉潮湿的地下室,这是一个连美国队长都猜得到的事实。幸好不用每天住在这里。皮尔斯做了件人事的拿出九头蛇不少的基金给你买了一栋离基地不远的别墅。清晨五点半,周日的纽约还不算繁忙。穿上鞋,再拿上资料,就可以去九头蛇继续工作了。

你是九头蛇最优秀的洗脑医师兼外科医生。皮尔斯是你的养父。当时约顿海姆的皇室将你扔到地球后一走了之,自己就被孤儿院收养,和郎姆洛成为朋友。之后皮尔斯领走了你们俩。郎姆洛成了九头蛇的“武器”的管理员。而自己,被迫给九头蛇的武器们一次又一次的洗脑。没错,毕竟心中还有善念的你并不是很愿意做这种没有人性的事情。皮尔斯偶尔也会让你出任务。毕竟你可以随时召唤一堆火把某个地方一把烧掉,但你不会非常厉害的格斗技巧,所以九头蛇除非要闹大动静,一般你就静静地、残忍地在基地里无休止的进行洗脑工作。

本不用这么早就去上班的你,内心其实是纠结的。郎姆洛悄悄告诉你九头蛇又收了一个“武器”,应该就是今天上午的工作目标。你抑制住一把火烧掉这个恶心地方的冲动,侧身进了汇合点,为数不多的没有被洗脑的几个九头蛇管理员和你打招呼,然后按下密码,铁门缓缓开启,深而黑的隧道通向九头蛇的总基地,淡淡的腐烂的味道飘出来。你假装淡定地,心脏怦怦地进了基地。

隧道壁上,带着铁锈味的水珠滴落,脚步声回响在狭窄的通道里,一下一下,敲击着你的心。你打赌现在如果让你测心率的话肯定已经飙到200+了。反正不管怎么说,紧张和压抑,是你在基地中从不会变得情绪。

隧道尽头,走在你前面的管理员自动让了一条小道出来给你。你取出耳背后面,被一条线固定在你身体内的钥匙,小心地扯出来避免碰到伤口。你半蹲下来,打开了门。

皮尔斯迎了上来:“哦,你终于来了。从不迟到绝对是你的好品格!”“谢谢夸奖。今天轮到谁了。”你假装面不改色地问道,其实内心已经不安起来。“休息一会儿吧。等会先给他洗脑,再做个结臂手术,会很累的。”郎姆洛从手术室里探出头来,手中还拿着已经打完的麻醉针管,“这个家伙太不老实了,先给他打一针,等药效过了才能手术。”你点点头,向走廊尽头的办公室。

把包放下,你给自己接了杯橙汁,企图安抚恐惧的心。冰冰的感觉,并不甜。你叹了口气,不知道哪位又偷偷往里面兑水了。放下杯子,你看起了这位的资料。

“Emmmm·····连代号都想好了。”寡言的你罕见地说了句话,毕竟这可是第一位洗脑前就把代号想好了的家伙。额··也不是家伙,应该算“武器”。你皱皱眉,不得不说这位还挺好看的。尽管头发都那么长了,尽管胡子也没剃,尽管,他的眼睛,那么空虚。

不过,好不好看也不重要。伸了个懒腰,你又想道。至少很快就不重要了。

手术快开始了。你没有动手,你向来不动手,尽可能少的参与进这个残忍的手术。你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这位“冬兵”架上手术椅,再固定住。而你带上口罩,冷漠地看着一切。

男人灰绿色的大眼睛恳求地看着你,你略有心虚,愈发不忍心做这个手术了。

他口中蹦出一串串俄语,而你也听不懂,就让他们给他带上口塞。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你背负着内心的罪恶感,开始了手术。

·········

“可以了。”你关闭仪器电源,脑子里依旧是冬兵惊恐、痛楚的表情和小声的抽泣,所以你赶紧拿着资料出了手术室。反正也做完了,你决定今天放纵自己,和皮尔斯请个假,去酒吧里面放松一下。

“Kayla!”皮尔斯见你出了手术室,就前来询问,“手术顺利吗?”你没有说话,一把扯下口罩,把资料递给他。见皮尔斯一副看不懂的样子,你尽量通俗的解释道:“我把你送来的那个铁胳膊给他结上了,吻合的很好;洗脑的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但详细资料我还没看。”“不对,Kayla。这个东西不简单。你看这里,应该是还有一些残缺记忆留在脑内的。”皮尔斯严肃的检查着,你则惊讶地朝屋内看去。

毕竟那些送来的武器,基本没有一个是洗脑一次还有自主意识的,这位貌似是第一个啊。

真是不简单。你感叹着,却为今天不能提早下班这件事而又叹息了。

“进行二次手术。”皮尔斯把资料塞回你手里,命令道。

“是。”你揉揉因为紧张而发疼的太阳穴,烦躁的拐进了那个令人讨厌的手术室。

真的很像我本人。😂😂😂

心中默念消费观:

我的症状:面对喜欢的太太,语言退化手足无措。